23gdr精华都市言情 霸衛笔趣-第七百九十八章 迷途知返仍來得及熱推-63gqu

Home / 歷史小說 / 23gdr精华都市言情 霸衛笔趣-第七百九十八章 迷途知返仍來得及熱推-63gqu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姬伯见三弟前来,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脸上趋于平静,可话说的却毫不客气:“三弟,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君父的兵马,是让你来围攻盟友的吗!”
却见姬还不疾不徐,缓缓说道:“大哥,成王败寇,这个道理您不会不懂,九年前被逐出晋国,这就是最好的例子,您今天这大摆架势,莫非是已经打算放弃了,也对,在绝对实力差距面前,任何努力都是徒劳无功。”
“姬还,你身为晋国世子,却不念盟友之情,若晋侯知道了,定会治你的罪。”欧阳亮一舞大刀,怒斥道。
“欧阳将军,若不是我,你觉得仅凭你一人之力,能守住卫国城这么多天吗,现在也该把卫国城交给我了,配合我带来的兵马数量,纵观天下,谁还敢对卫国不利。”
穿書之炮灰自救攻略
無限電影尋真
欧阳亮与姬伯两人面面相觑,一切正如元蒙先生所讲,姬余臣突然后撤三十里,虢公翰的撤兵,一切都在姬还的计划之中。
“元蒙先生足智多谋,果真如他所言,三弟,我没想到ꓹ 九年时间不见,你非但没有一丝悔改ꓹ 反倒变本加厉,你这是想让君父陷入众矢之的。”姬伯还抱有一丝劝说的幻想。
毕竟背弃盟友,占领卫国之地这一决定实在太过愚蠢ꓹ 他可不认为姬还不知道此事会酿成怎样的后果。
“君父君父,大哥你天天就念叨着君父ꓹ 若不是君父帮衬着你,你还能回到晋国ꓹ 率一支轻骑赶回来ꓹ 把这功劳白白让给你?”一听到大哥的劝言,姬还的暴脾气瞬间上来,厉声喝道,“若不是君父向着你,我又何必冒着风险,率兵前来攻打卫国。”
“说到底,这都是大哥你的错ꓹ 都离开晋国九年了,为何要在这个关键节点回来ꓹ 偏偏还是我与卫扬争夺招婿之试的时候ꓹ 你千不该万不该ꓹ 就不该在这个时间点出现ꓹ 你出现,把我的计划打乱ꓹ 招婿之试落败ꓹ 被关在世子府ꓹ 被天下人看轻。”
姬还的语气带有不甘,他并未反思自己ꓹ 反倒是将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在大哥身上,在他心里,若大哥没有突如其来的回来,他也定不会落得今天这般田地。
“姬还,你自己没本事,就不要把这责任归在别人身上。”欧阳亮朗声一喝。
“是啊,这与大哥又有什么关系,还不是我没用,正因为我没用,我才会更加把握住此次机会,攻下卫国,占据天险,有晋国的兵马,可直指都城洛邑,也可攻打携地,大哥,你若是还认我这个三弟,就别和我作对了,而且,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姬还不想太浪费时间,携地天子姬余臣毕竟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虽两人商量好,一人在齐国拖延时间,另一人便趁此机会攻下卫国城,可姬余臣心里也很清楚,无论是虢公翰,亦或者是晋世子姬还,两人中的任何一人,若是拿下卫国,天下之势,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聖傳 說夢者
虢公翰本使用调虎离山之计,打了众诸侯一个措手不及,可却因为身为携地天子的姬余臣在从中作梗,虽派兵包围齐国,却只是故作样子,后撤三十里,让虢公翰不得不考虑继续攻打卫国的利弊。
更有晋国大公子姬伯与卫侯卫扬率一支精锐轻骑前来,更加坚定了虢公翰撤兵回城的想法,姬还也担心这前车之鉴同样发生在他身上。
紳士擊擊劍 圓不破
軍婚甜蜜蜜:首長,放肆撩 醉妃兒
虢公翰仍有携地可作为退路,而他,若是被君父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这些将士定不会听他之命,他可没有退路可走。
“大哥,你都有一份大功劳了,这份小功劳,你就别和三弟我抢了,免得伤了我们两兄弟之间的和气。”姬还话虽这么说着,可他摆出的架势,大有抓住大哥之意。
却见他一摆手,在营寨中的将士们纷纷跑出寨外,手握兵器,提防着前来的大公子姬伯一行人。
“三弟,攻打卫国,可不是什么功劳,这可是为天下人所不齿,你若是这么做,这天下间,你将无立足之地!”
“哼。”姬还颇为不屑地冷哼一声,他压根就没把大哥的话放在心里,满不在乎地说道:“我若是能占据卫国之地,大哥,你觉得天下诸侯,有谁是我的对手。”
能与晋侯姬仇分庭抗礼的虢公翰,尚且不能攻下卫国,如今卫国元气大伤,对姬还而言,此时此刻便是最好的机会,他要攻下卫国城,来对抗天下诸侯。
“你难道就不怕与天下诸侯为敌么。”姬伯压低声音,但显然,他已不多言劝说的话,毕竟,他很清楚,三弟这番架势,已下定决心,定要攻下这座卫国城。
“怕,有何好怕。”姬还朗声道,“大哥,真正怕的,可不是我,而是你,君父还挺信任你的,竟然把最精锐的一支轻骑交给你来率领,君父还真是偏心。”
姬还叹气道:“要是君父能稍微偏心我点,那该多好。”
话音刚落,却见他眼神凌厉,大声喊道:“众将士,你们若是固守卫国城,被我打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既然大家都为晋国人氏,不要因为这件事伤了和气,免得到时无转圜余地。”
他此番话的目的,便在于让那些轻骑能归顺于他,这支轻骑可是君父身边的精锐,实力强盛,他也见识过,更不用说虢公翰因为这支轻骑撤兵。
只见他话说完,这支轻骑无一人走动,他们并不想归顺世子姬还,其中一名轻骑喝道:“世子殿下,您还没有这资格来命令我等,我等只听从君上之命,以及大公子之命。”
病弱世子,別太寵我! 謹啄米
“君父真是偏心,竟然让这么厉害的一支轻骑来护大哥周全,果然,我与你之间,可不止一星半点的差距。”
絕愛之小受皇後 阿一一
明星校花愛上我 風鈴的翅膀
“三弟,迷途知返,尚且还来得及,若你一意孤行,只怕…”姬伯继续劝道,这是他最后的尝试。
“只怕什么,攻下卫国,无人能与我对抗,我又有何惧,大哥,你若是不想归顺于我,不如就请回吧,看看三弟我是如何攻下这座卫国城的。”这番言语颇具嘲讽之意,能不费一兵一卒便攻下卫国城,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