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33iq优美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八百一十九章 慢點兒-kdjsk

Home / 歷史小說 / w33iq优美都市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八百一十九章 慢點兒-kdjsk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走吧……走吧……都走吧……此生再也不用见了……唉……”
贾琮正要迈出凤藻宫东配殿高高的门槛,耳边似乎传来元春细如游丝的叹息声。
此生再也不复相见了么?
此生?
她才二十六岁,这就是她的一生么?
贾琮莫名间悲伤不已,为了这个深锁于宫中的女子。
倘若她一开始就没有进宫来,倘若她只是嫁入寻常人家,此刻的贾元春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以她的相貌与才干,此时她应该是一位称职的主母吧。上有公婆怜爱,身旁有丈夫宠溺,膝下有儿女环绕……
可是此刻,除了空荡荡、冷冰冰一所寒宫,她还有什么?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方圓
她所有的期盼恐怕就是速死。
只求一死,不再受这万般的煎熬。
贾琮突然很是心疼起她来。
“你……不要再和那些人来往了……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可是龙虎相斗只怕伤及无辜……”
贾琮扭头低声嘱咐。
“呵呵呵………”
贾元春突然低声笑起来,笑声中满是苦楚与心酸。
“我不过是小小一个女子,心里想的不过是侍奉丈夫,养育儿女,要不然就是调脂弄粉,再不然就是吟诗几首……我哪里还顾得那么多……”
她低声叹息道。
贾琮听了这话不由得一皱眉头,只当她不愿意透露机密,当下也只能叹息了一声回首去推殿门。
他不愿意参与进这场是非中来,他身后还有他要保护的人,他有自己的责任,他玩不起。
“吱呀呀”
东配殿的木门不知多久没有上过油了,轻轻一推便是吱呀作响。
“唉……我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身不由己……爹娘拿我当棋子……皇上拿我当棋子……东宫太子也是拿我当棋子……我根本就不算是人……人人都拿我当棋子……我又能如何呢……”
贾琮一只脚才跨出大殿,身后就传来元春的呜咽声,幽怨而悲凉。
贾琮不由得一怔,回头望去却见贾元春又已经坐回了重重帐幔之后,隐约只露出宫装下摆。
远远望去,她果然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倒更像是被人安放在寺庙中华丽的木雕泥塑一般模样。
“唉……”
除了叹息,贾琮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对于她短暂的一生,除了悲悯,贾琮再也不知还有什么。
不过这都与他无干了,或许这就是元春的命,要怪只能怪她不该出生在贾府,不该做了贾政的女儿。
如今只能祈祷她转世投胎时再也不要去贾府这样的人家了。
贾琮一狠心,扭头就走出了凤藻宫的东配殿,随手死死关上了殿门。
飲馬黃河
一股清冷的风迎面吹来ꓹ 贾琮闭着眼深深吸了一大口。
心胸顿爽。
他使劲儿摇了摇头,拼命要把方才的压抑和悲凉远远甩开。
凤藻宫、贾元春……这里的一切都是死气弥漫ꓹ 压抑得人几乎要发疯。
不疯就是死!
贾琮极度不喜欢这感觉。
贾元春极可怜,虽极可怜,可那也是属于她的人生ꓹ 贾琮不想参和进去。
再次深深吸了几口冻得人肺尖儿都有些疼的清新冷气,贾琮抬头又望了望天空。
一片青白。
早上还是刺目的阳光此刻早就不见了ꓹ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清白白天空。
风越刮越猛了。
掠情豪門:拒做總裁妻
賭石
贾琮脸被刮得生疼。
他急忙掖了掖厚厚的毛皮衣裳,把整张小脸儿都藏在了暖和的火狐皮毛中。
黛玉和锦雀说得果然不错ꓹ 今日恐怕真是要下大雪了ꓹ
看来听媳妇儿的话果真是再也不错的。
贾琮脑子里如此一想,脸上不由得就露出笑容来。
再想到林黛玉那娇美无限的小脸儿,想到她满是关切的眼神儿,贾琮心里顿时热乎乎的,把方才的不快与压抑很快就甩在了脑后。
不为别的,就为了我家那俊俏的小媳妇儿,我还有努力啊!
贾琮笑得更甜了ꓹ 他掖紧了狐狸毛领,快步走出了凤藻宫大门ꓹ 再也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谁知他将将才出了凤藻宫ꓹ 迎面却停着一架暖轿ꓹ 旁边有十来个小太监缩手而立ꓹ 在寒风中冻得哆哆嗦嗦。
我的世界有點彈幕 彼女貓
一见着是贾琮出来了,一众小太监顿时喜笑颜开ꓹ 顾不得擦一把被冻得流了满脸的鼻涕ꓹ 齐声都欢呼道:“贾公子……贾公子出来了……”
贾琮一愣ꓹ 还来不及说话就见暖轿的棉帘儿就被人掀开了一角,里头的人正含笑瞧着他。
不是皇上还能是谁?
只是他老人家此刻头上戴着笨拙的毛皮帽子ꓹ 身上也穿了一件儿毛皮大氅。那样子瞧着倒是少了几分为皇者的威严,却多了几分为父的慈祥和……和……喜感。
皇上本来身材微胖,此刻再穿了这么厚厚一套衣裳,看着倒像极了乡下的土财主。
胖墩墩的,慈祥地笑着,眯着眼睛在看贾琮。
“皇上……您怎么在这里……”
贾琮惊喜地大叫了一声,撒腿就往前跑。
“慢着些……慢着些……看摔了……不急……不急……”
皇上一看贾琮见了自己满身都是喜气,就如同三岁的孩童见了打集上买糖人儿回来的爹爹那样欢喜,更是不由得心里一暖,忙颤颤巍巍地就从轿子里往外跑。
即便他老人家保养得极好,可也是年过半百的人。这些年又着实因为朝政繁忙耽误了练体,身子越发笨重了些。再加上他见了贾琮着实是打心眼儿里喜欢,又怕他摔倒了要哭,这么一着急自然更显老态。
没办法,贾琮这小子恐怕当真就是他早年夭折的孩儿投胎来和他再续父子缘来了。
若不是如此,他怎么就一见着贾琮就浑然忘了自己是皇上,一心里只知道自己是父亲呢?
“孩儿……好孩儿……你千万慢着些个……看摔了……爹爹就在这儿呢……”
皇上焦急地一面呼叫一面就忙从轿子里往外跨,一个趔趄就差点儿被脚底下的轿杆儿绊倒。
一众太监先是被皇上的话震惊得无以复加。
孩儿?
染血的彈片
降龍伏虎
爹爹?
难不成眼前这位贾公子当真是皇上在宫外的私生子?
可众人才这么一想登时又吓得满脸雪白。
这可不是他们该知道的事儿,要掉脑袋的!!!
转眼又见皇上差点儿被绊倒,唬得一众太监忙就去扶。
贾琮眼见皇上要摔出轿子,登时也是大急,两条腿更是疯了一般往前跑,口中直喊道:“爹爹……爹爹……您慢着点儿……慢着点儿……看再摔了……”
他这么一急,两眼又只顾看皇上爹了,自己左腿倒把右腿狠狠绊了一下。
登时贾琮便趔趄着,直直飞扑了过来,重重摔倒在皇上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