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407g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愛下-Turn173.囚籠、技能與撕裂的同族讀書-sf0iw

Home / 其他小說 / q407g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愛下-Turn173.囚籠、技能與撕裂的同族讀書-sf0iw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跟在身后的帕斯与厄斯组合越来越近,再这样下去的话毫无疑问自己会被他们追上,必须想办法脱身……
“停下吧!莱特宁!”厄斯说道,“你逃不掉的,这应该已经是你的极限了,继续下去毫无疑问你会被我们追上。”
漁 竹苑青青
“想让我停下,除非你们真的能追上我。”莱特宁皱着眉头说出一句嘴硬的话。
“就算无法追上,你也不可能跑掉,”帕斯淡漠的说道,“想要让我这个人类的身体疲惫,至少你的意志能超过人类才行。”
意志吗?那种唯心主义的东西?莱特宁对此嗤之以鼻,但却不能不将其纳入自身的运算之中,得到的答案却让人扼腕。
无法计算人类意志在战胜伊格尼斯中的作用?开什么玩笑!
“莱特宁,我知道你在犹豫什么,”厄斯说道,“你可以将阿库娅所在的位置告诉我,而你之前犯下的罪行,我也许可以既往不咎。”
“你当我傻吗?”莱特宁看向身后,厄斯那怒意根本掩饰不住,看起来似乎没打算放过自己。
“和人类呆的太久,连谎言与欺骗都学会了吗?”
“这不是因为和人类呆的太久,”厄斯双眼依然紧紧地盯着莱特宁,“而是和你呆的太久,把阿库娅放出来!”
莱特宁理都不理会厄斯的叫嚣,继续夺路逃窜。
阿库娅?
阿库娅绝对不可能给你们放出来,将她关起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一向对于是战是和首鼠两端,立场在伊格尼斯与人类之间摇摆不定,要是给你们放出来,那必然会与我方刀剑相向。
被她带着的厄斯,也绝对会与伊格尼斯为敌,那么到时候,我的大计就……
但是一直让他们在后面追着也不是个事,要想办法脱离他们的追捕才行!
经过简单的计算之后,莱特宁迅速找到了处理身后这一人一叛徒的方法,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嗯?”
厄斯忽然间抬起头,他感受到了来自网络世界的异动,于是询问的看向帕斯,帕斯似乎也感受到了那阵异动,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
“莱特宁,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吗?必须赶快截住他才行,”厄斯对帕斯说道,“拜托你了。”
帕斯抬起手,无形的能量被他聚拢为一团,随后以他为波动诞生的中心猛地向四周扩散。
“那是什么?”莱特宁感受到了后方急剧压缩的数据ꓹ 回过头,带着惊恐的神情看到了后方的变化。
扩散的能量化作场地ꓹ 被帕斯有意识的朝着莱特宁的方向靠拢,下一秒,一道黑暗游戏的力场将莱特宁与帕斯双方包裹。
“咚!”
“呜哇!”莱特宁化身的光结结实实撞到了黑暗游戏的屏障上ꓹ 在一瞬间停止了高速飞行的他重新变回了小光人出现在半空中。
与此同时,被莱特宁释放出去探测四周的信息反馈也让莱特宁的内心沉到了谷底ꓹ 这个无形的场地很大,但也很牢固ꓹ 就像是一个玻璃球一样。
而莱特宁和帕斯他们ꓹ 正成为被封在玻璃球中的装饰品。
莱特宁只是短暂思索了片刻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头撞在墙壁上的眩晕感还没有散去,他的身影再度化身为光,朝着相反的方向飞了过去。
在接触到信息反馈的墙壁时,迅速调转身体,然后在墙壁上用力一踩,迅速朝另一侧飞去。
光像是弹球一样ꓹ 在整个球状场地中窜来窜去,却始终无法飞出这片区域。
“那家伙在干什么?”厄斯抬起头ꓹ “想突破你的封锁吗?”
“大概还是不想束手就擒吧。”帕斯说道。
莱特宁那不甘心的来回反弹似的光芒逐渐勾勒出这个奇怪力场的全貌ꓹ 确实是一个球状ꓹ 甚至是一个完美的球体。
但是无论莱特宁怎样使用大力都打不出奇迹。
中國2016
这个球体太完美了ꓹ 完美到无法破坏,很神奇ꓹ 莱特宁从未见过ꓹ 但是反馈过来的信息却告诉莱特宁ꓹ 这个权限极高的系统来源于link vrains的深层世界。
“奇怪的决斗场地吗?”莱特宁终于停了下来,落在了帕斯的对面ꓹ “我的系统告诉我,我之所以无法破坏这个场地,原因就是这个场地有着比我更高的权限是吗?”
说到这里,莱特宁的神情变得奇怪起来,“你的技能十分强力,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也掌握着我所不知道的奇怪场地,这些数据我从来没见过,但是作为诞生在这个世界的伊格尼斯,这里应该没有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才对。”
帕斯没有回答,而是抬起了决斗盘。
见到这一幕,莱特宁点点头,“也是,我的系统也告诉我了这一点,想要离开这个场地,只有决斗结束,胜利者才能离开,失败者只能随着这个场地一起消失。”
说完,莱特宁看了眼厄斯,似乎是在看一个勾结伊格尼斯之外敌对势力的背叛者,然而厄斯却全然不吃这一套,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在厄斯的印象中,是莱特宁先背叛的伊格尼斯的大伙儿,而不是他。
见到这一幕,莱特宁无奈的笑了笑,看起来,今天这条命是不能善了,想要脱身,还要靠着对手的施舍。
不过在此之前,先让我来获得更多的资料吧。
“让我猜猜看,这些奇奇怪怪的程序都来自哪里,”莱特宁眯起了眼睛,“该不会,来自于link vrains的中央处理器和本源代码吧?”
说着,莱特宁的神情笑得越发危险,“你和SOL公司的高层有什么关系吗?”
帕斯无动于衷。
原本莱特宁想要从帕斯脸上看到哪怕一点慌张的,但是却没有看到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真是遗憾,”帕斯忽然间摇了摇头,“你猜错了。”
“嗯?”莱特宁有些奇怪,除非帕斯与上层有什么关系,否则不可能从规则外层中拿到最高权限。
也绝对不可能根据权限对自身的能力作出改变!
莱特宁想要从帕斯脸上看出说谎的表情,但遗憾的是,帕斯始终没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
“不过也幸好你猜错了,如果猜对了,会引来恐怖的家伙,”帕斯将决斗盘抬到了身前,“有些秘密,只能是秘密。”
“再多说一点?就当施舍给我如何?”莱特宁的身后聚起了一道光的影子。
是程序的投影,复制的程序,看起来草薙仁并不是消耗品,无法复制,因此莱特宁只敢复制出一道影子,这也是他的权限。
“秘密这条线的内外分明,外面是我的自由,在里面我想是一头被囚禁的猛兽,但是我承担不了自由的代价。”
“连你都承受不了?”
“线的守护者很严厉。”
帕斯的话让莱特宁摸不着头脑,但也说不出什么怪话。
超酷保鏢(全) 神來執筆
“DUEL!!”×2
“莱特宁是我们伊格尼斯的首领,”厄斯忽然间说道,“他很少在我们面前展露出真正的想法,就连实力也从来没展示过,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决斗技术怎么样。”
“是吗。”帕斯点头。
两个从来没有真正配合过的伊格尼斯与汉诺骑士,这一刻似乎才真正联手了。
说完应该说的话,厄斯才止住话头。
他除了对方的资料之外不会在决斗中多说一句话,和艾不同,于是厄斯也就很少立flag。
“真是让人心安啊,”莱特宁戏谑的说道,“没想到汉诺竟然会有和伊格尼斯联手的那一天。”
“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你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厄斯的回答让莱特宁笑了笑。
“说这些话毫无意义,”帕斯说道,“至少你应该撑到这场决斗结束。”
“厄斯,你真就这么忍心看着同伴死在你面前吗?”
末世危機之英雄聯盟 紅林小盜
厄斯听到莱特宁的话,忽然间低下头,像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见到这一幕,莱特宁又笑了起来,“还是没变啊,厄斯,这种喜欢认真思考的样子。”
片刻后,厄斯又抬起头,回答道:“不忍心。”
帕斯看了厄斯一眼。
“但是,如果是你的话那就没问题,”厄斯说道,“你对阿库娅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我无法原谅你,而且,你已经做好了复活的标记了对吧?”
“!”
“嗯,这一点瞒不过我,”厄斯摇了摇头,“所以,对你出手我可以毫无心理负担。”
听到这里,莱特宁皱起了眉头,的确,复活程序能让自己在任何失败的情况下活下来,然而却也带来了一个不安因素。
那就是,大家都是不死的怪物了,谁还要顾忌对同伴出手后的心理负担呢?
“决斗已经开始了,”见到两个人已经寒暄完了,帕斯才再次开口,“这一次的先攻归你。”
“……”莱特宁的眯起了眼睛,在旁观了帕斯与GO鬼冢的决斗之后,他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有着那样强力技能的帕斯的对手。
在那样的技能下,先攻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反而是决斗者的高速技能。
能扛住就没事,扛不住只有死路一条!
“伊格尼斯的首领,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说道最后一句,就连莱特宁自己都能感觉到帕斯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的笑意。
杠上黑街總裁
看看我的实力?
你恐怕连我的怪兽都不用看就能直接获胜。
毕竟那样恐怖的跳跃技能,没有道理对方会不用……
皇後你又開掛了 銀子
莱特宁眼角跳了跳,先后攻什么的都无所谓,但是自己必须想办法从他们面前脱身,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看到对方咄咄逼人的架势,莱特宁改变主意了,他不只要脱身,还要报复眼前的帕斯和厄斯,用他们自己的方式!
“先攻归我……”
艰难的说出这几个字,莱特宁看向手卡。
手牌很完美,就连连接魔法裁决之矢也在其中,如果是平时,莱特宁大概会笑起来,然而现在……
“技能发动!【世界】!”
空气骤然凝固,宛若时间停止,但莱特宁的数据处理器和数据库依然在运转。
果然,现在就发动了那个技能吗?还有这个感觉,果然是来自基础程序中的……
“决斗中对手的回合只能发动一次!将这个回合跳到结束阶段!”
凝固的感觉退去,然而此刻已经是自己的结束阶段了。
“我的回合,抽卡!”
决斗盘上亮起一道光,在帕斯手中一抹而过,落到了他的面前。
“啧……”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涌上了名为“莱特宁”的AI的心头,明明对手可以碾压自己,明明对手有着超越规则的能力,却偏偏要在规则之内抹杀自己……
莱特宁的神情逐渐扭曲。
“通常召唤斩机纳布拉!”帕斯的手在空中轻轻一点,随后一只黑底金甲的斩机士兵手持黑金之剑从地上缓缓站起。
“接着发动手卡中斩机加武的效果!以场上一只怪兽为对象,这张卡特殊召唤,那只怪兽攻击力上升1000点!我选择斩机纳布拉!出来吧!斩机加武!”
明末亂世行 子語
在斩机纳布拉的身侧,一只红甲的斩机战士从地上缓缓站起,双手拄着长剑,红色的披风随风飘扬。
【斩机纳布拉atk:1000→2000】
“接着斩机纳布拉的效果发动!通过将场上一只电子界族怪兽解放,从卡组中将一只斩机怪兽特殊召唤!”
“我将斩机加武解放!从卡组中将斩机乘武特殊召唤!出来吧!乘武!”
斩机加武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场地上,随后那道光在地面上张开了一道召唤的通道。
通道中,一只全身金色的斩机怪兽在下半身飞行器的托动下缓缓上浮。
“斩机乘武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选择场上一只电子界族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的等级翻倍!我选择斩机纳布拉!让其等级翻倍!”
【斩机纳布拉LV:4→8】
“我将LV8的斩机纳布拉与LV4的斩机乘武调整!”
斩机纳布拉一跃而起,跳过了召唤大门,自召唤通道背后飞出了八道辉煌的圆环。
圆环排列,构筑出加速的通道,紧随纳布拉身后的乘武也化作四颗星星,落入了通道中。
“同调召唤!降临吧!LV12!炎斩机!终末西格玛!”
同调的光芒忽然间变得无比刺眼,猛烈的窜上了天空,伴随着光芒的扩散,四周的温度也在逐步升高。
漆黑色如同烧焦一般的羽毛随风摆动,从天边缓缓下降,落到了帕斯身后。
炎斩机终末西格玛再度降临。
“墓地中斩机乘武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以场上一只额外区域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的攻击力翻倍!”
【炎斩机终末西格玛atk:3000→6000】
“明明可以直接宣布自己获胜,却偏偏用这种方式吗?”莱特宁的怒火几乎溢出来,“你们人类,还真是骄傲得无以复加啊!”
与此同时莱特宁身上开始冒出奇怪的数据粒子。
“战斗!”帕斯没有理会莱特宁的挑衅,意识到情况不对的他直接下达了攻击指令,“用炎斩机终末西格玛,对你直接攻击!”
莱特宁抬起手,按向了自己的喉咙,面对着终末西格玛那高高举起的炽热之剑,脸上依然面带笑容。
“你会后悔的!”莱特宁说道,“为你的傲慢忏悔吧!愚蠢的人类!愚蠢的叛徒呦!”
轰!
炽热的光剑猛然砸下,然而就在那之前,莱特宁化作粒子消失不见。
“格式化?”看到了那一幕,厄斯惊讶的说道,“他自杀了?”
眼前终末西格玛一剑斩下的余波还未消失,四周还带着黑暗力量的灼热高温。
厄斯抬起头看向帕斯,“他自杀了,阿库娅位置的数据要从哪里读取?”
帕斯不言,缓缓撤掉了黑暗力量,然后看向身后。
随着莱特宁的主动自杀,复活程序刚刚应该启动了。
果然,在撤掉黑暗力量的一瞬间,帕斯看到了身后不远处凭空出现了一枚光球,而光球碎裂,莱特宁自光球中飞身而出。
“你输了。”
“是啊,我输了,”莱特宁脸上带着扭曲的满足笑容,“所以我会告诉你们阿库娅的位置!”
莱特宁张开手,数据的光芒穿透了通道壁,一直传送到外界。
“我来告诉你,我来告诉你们!水之伊格尼斯阿库娅的位置!”
“你在做什么!?”见到这一幕,还在发愣的厄斯惊恐得说道。
“在做什么?当然是给你们想要的东西!”
一份信息随着莱特宁的光芒朝着整个link vrains传播,伊格尼斯的背叛和彻底分裂也由此开始,而一道数据流随着莱特宁的动作也同时传入了厄斯那里。
在读取了那个数据资料之后,厄斯惊讶到瞠目结舌,随后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莱特宁。
“你居然……将阿库娅的信息告诉了整个link vrains!?”
帕斯带着厄斯上前一步。
六道天魔 我自我自在
“别冲动,想想看你们还有时间在这里和我干耗着吗?”
帕斯停住了脚步。
“呵呵呵呵……”莱特宁带着报复的快意,“你们的动作要快点哦,说不准,SOL公司的大队人马就在路上呢!”
“你这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