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cba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明天子-第一百一十四章 寧化縣現狀-4nhrp

Home / 歷史小說 / 84cba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明天子-第一百一十四章 寧化縣現狀-4nhrp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一百一十四章 宁化县现状
正统三十三年,春。
李东阳到了宁化县已经大半年了。
千金歸來:腹黑帝少請排隊
明風九州行
这小半年的时间之内,李东阳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学习当地话。也就是客家话。
李东阳来到宁化的时候,一心想要大展拳脚,但是到任之后,他才发现,除却宁化当地的读书人之外,他听不懂任何人话。
因为宁化当地所说的是客家话。
李东阳在北京长大,虽然后世的北京话,与这个时代的北京话,是有相当大的差别的。但是大体上还有相互承袭的关系的。
让一个从小到大说北方官话的人,来到宁化,除却当地读书人读书的时候,学习过官话之外,他不能与任何人交流。
甚至很多时候,他都要与人笔谈。
因为福建大山之中的读书人,官话说得也不是太好的。
在李东阳听到耳朵之中,就好像有一只蚂蚁顺着耳孔钻进身体之中,那是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如果是寻常县令。
或许他只求在这里待上一任,清净无事,然后赶紧调走便是了。
但是李东阳却不这样的人。
異界莽漢 新鮮的白豆腐
他这大半年虽然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有一个成就算是点亮,那就是客家话精通。
一度让李东阳有些高兴。以为可以畅通福建无阻,很快他就知道,福建方言的复杂繁琐,他所学的客家话,反而与江西,广东一带的客家话有所相通。
总之,他如果想学会整个福建的方言,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
李东阳只能放弃了。
不过,李东阳在学术上的野心,暂时遏制住了。
他将心思全部放在宁化县了。
逍遙村醫
彪悍老師:最美私校女皇 豆餅子
而宁化是一个什么地方?
是一个穷地方。
如果加一个形容词,那就是在群山环抱之中的穷地方。
从后世来看,也是如此。
后世宁化县的头衔有,红军长征四个发起县之一,二零二零年终于脱贫的县。而在这个时代,条件更是艰苦万分不止。
宁化县编户有五十一里,以一百一十户为一里,共五千多户。数万人丁。但是土地很少,福建本来就是人多地少,真正可以耕种的多是沿海的平原地带。
宁化县却在武夷山下,穷山恶水。
大部分田地都是旱田,山田,很多地方的产量,连北方大部分地方都不如。很多土地只能收上数斗米。
连一石都上不了。
数万人丁,也不是在宁化县聚集,而是分散在群山之中,聚族而居,李东阳也看过客家人的院落,那哪里是什么院落,分明是一个坞堡。
数百人丁把守,水粮具备,守上数年都不能问题。
这就是出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宁化县的宗族势力特别强大。
倒不是说,大明别的地方,就没有什么宗族势力了。哪里都有宗族势力,但是别的地方,也没有像宁化县一般。
没有这些大家族的点头,什么事情都做不成,黄家,李家,宁家等几大姓瓜分了宁化县上上下的权力。
这些族长也不是善茬,都是能一声令下,拉过来几十个上百人个壮丁出来,打生打死的。
而李东阳能管理的县城,也不过几千人而已。说起来,也就是后世一个大村落。
俠客管理員 戰士雙腳走天下
这也罢了。
最让李东阳感到棘手的是,商路艰难。
说实话,宁化县与江西石城县相距不远。这一条路,也是从福建到江西的山道之一。
只是一路都是山路,能通过多少人?
而宁化县的生态,近乎一种自给自足的状态之中。
银子这东西,在宁化县流通很少,也就在县城之中用。在乡下大多用铜钱,甚至很多地方连铜钱都不用。
干脆是以物易物。
永恒劍神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这个穷。另一个方面,就是宁化县这里几乎与外界隔绝,除却每年运送田税到福建去之外。
很少与外界有什么交流。
即便缴纳的赋税也不多,不过一两千石而已。
并不是说宁化县的赋税只有这么多了。
而是大明体制之下,赋税大概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转运,一部分是留存。
转运又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京运,就是运输到京城的,如漕运,就是典型的京运,再又是边运,就是运输给边疆的,再有就是转运。就是从内地某处转运到某处。
而宁化县的赋税,大部分都转运到福州府之中的。
但是赋税转运却是一个苦差事。
如果用一条鞭法,从运粮变成运输银两,对百姓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减负行动。
但是在宁化县这个地方,却是万万不能用的。
让宁化县的老百姓交粮食尚可,毕竟虽然宁化县的土地单薄了一些,总是有一些收成的,从土里刨食,还是能刨出一点粮食的。
但是如何从土地刨出银子,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如果让百姓缴纳粮食之后,再缴纳赋税,几乎将百姓生生给逼死。
毕竟,宁化这个地方能有几家粮商,这些粮商无不与这些大姓有关,想想也清楚,宁化县穷乡敝土的,又不是交通要道。
谁傻子一般来这里经商。这里的收的粮食,要运出去非蚀本不可。
而且李东阳又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这里的银价太高了。
高到什么地步。
李东阳来当官之前,为了以被万一,从家里拿来一两百两银子,这将李家的积蓄掏出了一大半了。
随身携带,不敢动用,唯恐有一个闪失之后再动用。
李家在北京城之中,也不是什么富豪。李东阳不过是军户出身,考上进士才几年。这一笔钱大多是李东阳的几年俸禄,再加上家中几亩薄田的收益而已。
在北京城之中,如李东阳这般的人家,绝对不在少数。
但是李东阳到了宁化县才发现,他居然成为宁化县之中最富有的一撮人之一。
这里的一两银子,要比北京城的一两银子的购买力超过不知道多少,特别是在人力上。这也是福建江西人口密度位居大明之冠的绝好证明。
折银,在很多地方是一项减税行动。但是在宁化县这样的地方,却是一个加税的行为。
这让李东阳内心之中矛盾不已。
他当然知道他来的目的,就是要在这里试行一条鞭法。只是他显然小看了,朝中某些人老辣的目光。
几乎在选中这个县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想在宁化县推行一条鞭法,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就是想办法让宁化百姓有钱了再说,另外一个办法,就是昧着良心,好官我自为之,管他百姓死活?
这也是张居正推行一条鞭法,被那么多人反对的原因。
他们倒不是看不出张居正的办法好,而是一条鞭法不适应于很多地方。
只是大明行政能力,统一推行一个法度,就已经很吃力,如果再让下面各行其是,按照他们地方特色分别改良,只会弄得群魔乱舞,更不成样子。
只是要让李东阳昧着良心,做这事情,他根本过不了他心中那一道坎。
而让宁化百姓手中有银子,这一件事情岂是一年两年能做到的,李东阳的任期只有三年而已。
而且北京那边还有不知道多少等着消息。
不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李东阳更知道,他如果一道反对在宁化县实行一条鞭法的奏疏上去,可以想像,上辜负了刘定之一系列人,下失望于陛下,今后的政治前途就算完了。
一时间将李东阳陷入两难之中,不知道该如何进退。似乎进也不能,退也不能陷入死局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