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hoc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周仙吏討論-第157章 一切有我【爲盟主“爲溪式谷”加更】看書-fjkxi

Home / 仙俠小說 / 8thoc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周仙吏討論-第157章 一切有我【爲盟主“爲溪式谷”加更】看書-fjkxi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李慕数了一声“一”,道钟已经应声变大,跃跃欲撞。
天牢大门从里面打开,周仲从里面走出来,沉声道:“你想干什么?”
李慕冷声道:“支开所有狱卒,你一个人在里面,我倒想问问,你想干什么?”
周仲恢复了平静,淡淡道:“本官身为刑部侍郎,问询案情,不可以吗?”
“问询案情,为何要屏退众人?”
“此案重大,闲杂人等一概回避,有问题吗?”
“你……”李慕指着周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脑海中忽然有一道亮光闪过,他眼中浮现出明悟之色,说道:“原来是你!”
周仲平静问道:“李大人什么意思?”
李慕看着他,问道:“你就是李二吧?”
周仲目光深处闪过一丝震动,面色依旧平静,说道:“本官不知道李大人在说什么。”
李慕以前不知道李二是谁,得知李清就是李义的女儿后,李二的身份,已经不用再猜。
仲者,二也。
当年夺得符道试炼第一,将李清送上符箓派的,就是周仲。
难怪他桌上的那道天阶符箓,李慕从来没有见过,因为周仲自己,也是难得一见的符道天才,只是他从未表现出来。
修真不想死,那就腐啊. 墨錦妤
如此说来,安阳县令和天河县丞的死,刑部迟迟不查,也根本不是周仲忘记了。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这两件案子是李清所为,故意将其压了下来。
李慕心中的谜团ꓹ 一个个得到解开,周仲心里ꓹ 却迷雾丛生。
李慕来此,到底何意?
他又是如何得知他的另一个身份的?
他与李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李慕心急如焚ꓹ 懒得和周仲废话,说道:“让我进去。”
周仲心中疑团未解ꓹ 挡在李慕面前,摇头道:“她是朝廷要犯ꓹ 禁止探监。”
李慕面色沉下来ꓹ 说道:“让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周仲表情平静,问道:“李大人怎么个不客气法?”
李慕看着周仲,说道:“这是你逼我的。”
他拿出灵螺,传音道:“陛下~~~”
片刻后,李慕将灵螺递给周仲。
周仲接过之后,听到灵螺中传来的声音ꓹ 对着灵螺恭敬道:“是,臣知道了ꓹ 臣遵旨……”
他将灵螺还给李慕ꓹ 默默让开了位置。
李慕走进天牢ꓹ 周仲刚要跟进去ꓹ 李慕回过头,说道:“把门关上ꓹ 不要让任何人进来ꓹ 包括你在内。”
周仲眉头拧起ꓹ 正要开口,李慕再次拿出灵螺ꓹ 问道:“要不要直接让陛下和你说?”
周仲没有再开口,关上牢门,缓缓走到侍郎衙。
他抬头看了一眼,侍郎衙的大门关上。
侍郎衙内,周仲伸手弹出一道白光,虚空中浮现出一副画面,画面中是刑部天牢中的情形,然而,这画面刚刚出现,就立刻变的一片模糊,瞬间什么也看不到了。
“天机被屏蔽……”周仲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之色,焦躁的在衙房内踱着步子。
与此同时,刑部天牢。
李慕已经走到了牢房的最深处,那道他熟悉到骨子里的气息,就在距离他一个转角的牢房中,李慕距她,只有一步之遥。
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这么靠近过她了。
李慕在转角处站了一会儿,才缓缓迈出了那一步。
牢房之内,李清屈起双膝,靠在一面墙上,她抬起头,目光望向牢房门口,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说道:“我以为没有机会亲自对你说恭喜了。”
李慕看着她,问道:“你都知道了?”
李清抱着双膝,说道:“那天晚上的烟花很漂亮。”
李慕想起来那天心中莫名的悸动,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李府是你以前的家……”
若是知道李府是她以前的家,他们大婚前一日,是她一家人的忌日,李慕早就向女皇重新要一座宅子,重选日期完婚了。
他根本无法想象,那天晚上,李清是什么样的心情。
李清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的,我听神都的百姓说,你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你能住在李府,我很开心,父亲如果知道,应该也会开心。”
李慕取出一张符箓,身体穿过牢房的门,靠着李清身边坐下。
通天劍尊 亮劍公子
李清偏过头看着他,说道:“答应我一件事情。”
李慕果断道:“不行。”
李清道:“我是你的头儿。”
李慕道:“曾经是。”
“不要管我的事情。”
“我没有在管你的事情,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情,李大人一心为民,我敬佩他,景仰他,视他为人生榜样,我为自己的榜样平个冤怎么了?”
……
李慕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说道:“张嘴。”
殤薇 洛緩緩
李清转过头去,说道:“你走吧,不要再来了。”
腹黑龍太子的萌豬婆
李慕捏着她的下巴,将一颗丹药送进她的嘴里。
她的法力被封,李慕暂时解不开封印,只能用女皇赏赐的丹药为她疗伤。
李清嘴唇动了动,李慕先说道:“你知道我的,我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这件事情,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管。”
李清转过头,声音里面已经有一丝哭腔:“我是你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
“你是我的头儿。”李慕看着她,说道:“以前是你保护我,现在轮到我保护你了。”
李清用力的抓着李慕的手:“你斗不过他们的,父亲斗不过他们,你也斗不过,而且,我已经没办法再回头了……”
李慕握着她的手,说道:“相信我,我先想办法救你出去。”
李清摇了摇头,说道:“你在神都已经树敌很多了,这会成为他们攻击你的证据和把柄。”
李慕道:“我会让符箓派出面。”
李清黯然道:“我已经不是符箓派弟子了。”
李慕伸出手,手心处白光一闪,一道符牌出现在他手中。
他将符牌放在李清手里,说道:“现在又是了。”
李清握着符牌,目光望向他,李慕笑了笑,说道:“前段时间参加符道试炼,顺手赢来的,想着你以后应该会用得到,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李大人,时间到了。”
周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李慕站起身,深吸口气,看向李清,说道:“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你就别管了,一切有我。”
他走到牢房外面,深深的看了李清一眼,大步走出刑部天牢。
周仲站在天牢外,看着李慕,问道:“你认识她?”
李慕没有回答,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周仲沉默片刻,说道:“刺杀五名朝廷命官,依照律法……”
“少他妈和我说律法,这神都还有律法吗?”李慕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咬牙说道:“权贵犯法,金牌抵命,重臣枉死,伸冤无门,你告诉我,什么叫律法,什么叫……他妈的……律法!”
周仲沉声道:“别忘了,你是大周官员,不要知法犯法,也别忘了,有多少人在等着你犯错,你走错一步,就会失去已经拥有的一切……”
李慕看着他,淡淡说道:“我不在乎。”
周仲与他目光对视,问道:“你在乎什么?”
冷少的天使女仆
絕世霸王 最後遺跡
李慕没有回答,刑部门口,一道人影大步走进来。
吏部左侍郎刚刚踏进刑部,便问周仲道:“周大人,那李家余孽在哪里?”
走到刑部院子里,他便意识到院内的气氛有些不对,脚步陡然停住。
獨愛冷心前妻 槿錦
他望向周仲身旁,正好对上了一双血红的眼睛。
李慕看着吏部左侍郎,构陷李清父亲一案的主谋之一,满腔怒火,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他心念一动,一张符箓凭空出现,符箓上闪过一道微光,符文融入李慕的身体。
他的身体上,瞬间浮现出一层金色的甲胄,连拳头都被金光包裹。
吏部侍郎意识到不对,面色大变,大声道:“李慕,你要干什么!”
李慕全身都被甲胄覆盖,咬牙道:“姓陈的,本官忍你很久了!”
话音落下,他的身体划过一道残影,飞向了吏部左侍郎。
吏部左侍郎慌忙格挡,惊怒道:“李慕,你疯了吗!”
“本官是疯了,但都是你害的!”
“你当日对本官的羞辱,让本官产生了心魔……”
“本官与你什么仇什么怨,你竟然如此陷害本官,这口气,本官忍不了!”
皇道
“当日之辱,今日本官要加倍偿还!”
……
吏部侍郎心中大惊,没想到他那天嘲讽的话,居然让李慕产生了心魔,这让他惊怒之余,又有些快意。
最好让他被心魔侵占神智,变成一个疯子才好。
陛下不会宠爱一个疯子,被心魔侵占神智的结局,就是死路一条。
不过,他心里的这一丝快意,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那李慕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符箓,此刻表现出来的战力,不弱于造化,近身搏斗之下,他只能被动防御,连施展法术的机会都没有。
身上挨了几拳,他看向周仲,大声道:“周大人,你还在等什么!”
周仲大声道:“陈大人,本官这就来帮你。”
说罢,他飞身而起,却被李慕一脚踢飞,身体飞进一处衙房,再也没有出现了。
吏部侍郎心知周仲也不是李慕的对手,仓皇向刑部外逃去。
娛樂圈如此美好
他不信,当着神都百姓众多百姓的面,李慕还敢对他出手?
吏部侍郎离开之后,周仲从一处衙房走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重新走进刑部天牢。
牢房内,李清站起身看着他,问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周仲道:“没什么,不过是李慕和陈坚打起来了。”
李清紧张道:“你快去阻止他……”
“放心,只要他不杀了陈坚,最后倒霉的还是陈坚。”周仲看着依旧紧张得李清,说道:“他以前虽然也时常做一些疯狂的事情,但却还有理智,为了你,他连理智都失去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是什么关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