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4uf熱門都市异能 神話禁區 ptt-第八二八章偃旗息鼓推薦-f3kmz

Home / 懸疑小說 / yz4uf熱門都市异能 神話禁區 ptt-第八二八章偃旗息鼓推薦-f3kmz

神話禁區
小說推薦神話禁區
“什么办法?”我惊喜之间看向了铃儿,她却红着脸吻上了我的嘴唇。
魔帝寵妻:愛妃,我錯了
我双眼猛睁之间,一股至纯的蛟龙之气从她口中丝丝游来——铃儿是想用龙气激活我体内的蛟龙血,加快恢复伤势。
“别动!”
我仅仅听见铃儿说了一声别动,就被她用力抱住了身躯。而我也渐渐失去了意识,我唯一记得的是自己的手接触到了一片细腻光滑的肌肤。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石床上,铃儿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一直看着水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我的衣服肯定被解开过。
我看向坐在远处的铃儿,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铃儿却先开口道:“不要问我刚才发生过什么好么?”
“嗯!”到了现在我也只能点头:“那个……你怎么知道,蛟龙之气能恢复我的伤势?”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这样去找话题,铃儿低声道:“现在什么都不要问我行么?以后,有机会我会慢慢告诉你!”
“嗯!”我又不知道说什么了?铃儿却转头向我笑了一下:“你也不要想太多,有些事情注定要发生,躲是躲不过的,既然已经发生了……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或者再也不用说。”
铃儿最后一句话声音很低,甚至带着几分自言自语的意思,如果,不是我耳力超群,恐怕还听不见她最后的那句话。
铃儿站起身来拉下室内机关,一道暗门随着机关缓缓开启之间,铃儿说道:“你不用觉得奇怪,我师父来了,他不方面出面,才在暗中给我传音。我能带着你游进这件密室也是他的指点。”
“那我们刚才……”我的话说到一半脸就红了,铃儿的脸也红到了耳根:“别瞎想,我师父不会偷看的。他跟我说洞庭龙宫有一座隐秘通道,是专门给被囚龙类喂食的地方。你跟着我走。”
我这时才看见铃儿手里拿着一张草草画出来的地图,看样子那副图刚刚画出来不久,铃儿的师父应该也在洞庭龙宫里。
任纵横来了?
狐妈跟我说过:如果说探神五绝是探神手的传说,那任纵横就是五绝的传说。秦红妆说过,任纵横一人可抵五绝,其实这个说法并不夸张。甚至还得到了其他三人的认同。但是任纵横却很少出现在探神手的视野当中,他似乎也从不探索神话禁区,却又在很多禁区当中留下了足迹。有人甚至怀疑,他只不过是出于好奇跑到神话禁区里去看了一眼而已。
可他看上那一眼的意义又在哪里?
没人知道任纵横想做什么,但是所有人都希望能闯到任纵横经历过的禁区,因为他总会留下让人保命的线索。
这次任纵横赶到洞庭龙宫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可是他既然到了洞庭龙宫为什么不肯现身?
我正在胡思乱想之间,已经被铃儿带着走过了几间密室,一直走到一座空旷的大厅里才停了下来,铃儿疑惑道:“师父把最后的地点给标注在这儿了,可这儿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铃儿的话没说完,我就听见吴瞎眼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把人全都绑好,过一会儿,该来的东西就来了。”
我顺着声音往前走了两步,才看见密室的墙面上留着几道缝隙——这间密室一开始肯定不是现在这样子,是有人故意封闭密室一面。
从我现在的位置上往下看,正好能看见洞庭龙宫的核心,雄伟皇宫虽然沉默水底,却仍旧难掩其往日光辉。仅是宫殿露出的屋顶就足以引人震撼,更不要说是藏在水下的全貌。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现在所在位置,应该是一座观龙台。
当年,能站在这座观龙台上,将水中神龙,水底皇宫当做玩物观赏之人又是何等存在?
那时,我已经来不及去震撼,去思索什么。因为,吴瞎眼已经在下面摆好了阵势。
我本以为,吴瞎眼会带着另外一支人马杀到,实际上,他身边只不过多出了一个人而已,那人就是我见过的李家传人——李獴。
吴瞎眼和李獴仅仅出动了两个人就控制了所有的探神手,更可怕的是,探神手一半人马把另外一半人捆在了岸边的柱子上。
吴瞎眼淡淡问道:“外面准备得怎么样了?”
李獴恭敬回答道:“回东王,外面的情况就跟你预料的一样,探神手和李家正在猛攻陈文,完全拖住了对方,短时间内,不会增援龙宫。”
亂晉我為王
“嗯!”吴瞎眼微微点头道:“那个叫王关的人抓住了没有?”
“已经拿下了。”李獴回答道:“有李瑟瑟……不,是北王纳兰小姐亲自看守, 绝不会有问题。”
“纳兰那丫头办事我放心。”吴瞎眼道:“扫尾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李獴点头道:“一切顺利,只要东王离去,所有痕迹都被消除。”
“做得很好!”吴瞎眼自言自语的道:“老王啊!我特么的,当年怎么就欠了你的人情,真特么要命。”
李獴试探着道:“东王说的可是……”
高武之我是秦鳳青
火影之天命輪回
吴瞎眼冷眼向对方看了过去:“这些事情是你该问的么?”
“属下该死!”李獴被吴瞎眼那一眼吓得连退了两步,低着头站在那里不敢出声了。
观龙台下一时之间没人说话,而我却皱起了眉头。
原来整个洞庭龙宫任务都是在吴瞎眼的策划之下, 他一个人就牵动了无名宗和研究所的所有力量,而他所付出的只不过是牺牲了一个张子硕的代价。
到了现在,我完全可以肯定,张子硕,李瑟瑟,李獴一开始可能却有其人,后来却全被吴瞎眼的人马所代替。尤其是李瑟瑟,换掉了她的人竟然会是跟吴瞎眼同等级别的存在。
他们自称“东王”、“北王”可见他们来自同一个组织,而且还是那个组织当中的绝对高层。
战王!
我在神魔墓园里见到的那个人被称为“战王”,难道他们都是一路人马,吴瞎眼和战王都是“他们”的人?
我猛然看向吴瞎眼时,后者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向我这边抬起了头来。
我赶紧一蹲身子藏在了裂缝之下, 可我直到蹲在地上,才算反应过来。如果,吴瞎眼早就发现了我的行踪,我再怎么躲也没有用,还不如站起来看个究竟。
等我再次起身时,龙宫上方已经荡起了一座旋涡,高速旋转的湖水带着牛吼般巨响向外不断扩张之间,湖面上掀起了濛濛水汽,仅仅是片刻之间,如同云雾般的水汽便从湖面上氤氲而动,眨眼之后便充塞了整座岩洞。此时,我也看见一道粗如天柱般的黑影从水底冲天而起直上观龙台,下一刻间,足有卡车大小的龙头便在观龙台外拨开云雾,赫然显形。
我的目光仅仅与真龙双目一触,整个人就像是被抽掉了魂魄,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好在真龙并没注意石板之后的动静,翻过身去扑向了’湖岸,刺耳的惨叫声在观龙台下瞬间冲起时,我也的身躯也恢复了知觉。
等到铃儿扶着我看向台下时,原先被捆在柱子上的探神手,不仅已经全部消失无踪,就连他们身后的柱子也没了半截。
重新恢复了平静的湖水上到处都是散碎的木屑,偶尔还能看见几块残破的衣角,再没了其他的东西。
吴瞎眼的脸色显得异常阴沉,站在水边等了半晌才说道:“马上撤离。”
李獴惊讶的看向吴瞎眼道:“东王三思啊!醉龙散很快就要奇效了,我们现在撤离,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吴瞎眼摇头道:“不行,我们带来的人太少,就算把他们全都喂了龙,也无济于事。”
束手就情:外交官的私寵 草落天下
李獴反手指向最后面的叶寻:“那不是还有叶寻,他的体质异于常人,可以服用大量醉龙散而不死,只要把他扔进龙池一切都能解决。”
我大致听懂了李獴的意思,他是说醉龙散,可以麻痹湖底真龙。但是,作为诱饵的人却没法服用太多醉龙散,一旦超过某种剂量,服用了醉龙散的人就会因此暴毙。真龙不会去吃死肉,只能用活人作为诱饵,剩下探神手的数量不足以麻|醉真龙,所以李獴想要用叶寻他们来顶账。
我伸手握住刀柄之间,吴瞎眼冷声道:“你的话是不是太多了一点?”
李獴微微一愣之后,仍旧没有放弃说服吴瞎眼的打算:“东王,真龙就在眼前,水下还有山河社稷图哇!咱们不动手,就等于把山河社稷图留给了陈文。我们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东王……”
李獴的话没说完,就被吴瞎眼给掐住了脖子:“我说过,你的话太多了。还有,我进不去的地方,就算一百个陈文也别想进去,你可以走了!”
“东……”李獴还没来得及求饶就被吴瞎眼扭断了脖子,后者扔下尸体之后淡淡说了一句:“无名宗属下全部自尽。”
无名宗从齐雁以下所有人都拔出匕首抹向了自己的脖子,接二连三的横尸就地。
吴瞎眼退到叶寻和李小猫身边:“王欢,你想要他们两个的命就从原路回去,我在入口处等你。”
吴瞎眼说完也不管我答不答应,一手一个夹住叶寻和李小猫纵身离开了龙池。我来不及犹豫什么就顺着密室原路返回柳毅井。我刚从井口出来,就见吴瞎眼带着叶寻他们两个在我远处晃动了一下身形,飞快的纵身奔向山林深处。
我和铃儿一直追了他们二十多分钟,才见吴瞎眼停了下来,叶寻和李小猫全都在吴瞎眼身侧,但是他们两个脸上丝毫不见表情,乍看上去就和两尊泥人毫无分别。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一个女人带着王关从林子里走了出来,我看不清她藏在面纱下面的面孔,但是看她身形,应该就是假扮李瑟瑟的北王纳兰。
吴瞎眼向对方点了点头,才向我说道:“小欢子,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非要藏在你身边,把你弄进真正的洞庭龙宫对不对?我这样跟你说吧!我确实是你认识的吴瞎眼,但是我的真名叫吴天命。是你爹的结义兄弟,你能想起我来,是因为纳兰在你身上动了点手脚。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你爹的安排。”
我猛然看向对方:“你说什么?我爸在什么地方?”
至尊黑醫:逆天狂妃,來一戰
吴天命摆了摆手道:“王战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他只不过给我扔下一句话就走了。他让我把你合理的弄出江湖。”
吴天命伸手往旁边一指:“叶寻他们全都在这儿,过一会儿,我就会用失魂秘法修改一下他们的记忆,王关也会代替你死在这里。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完美的离开江湖了。”
我下意识的握紧刀柄之间,吴天命却说道:“我此前一直都在考虑,要不要抹掉你的记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只要你能按照你爹的安排远离江湖就行,我劝你离开华夏,短时间内不要回来。”
我手扶着刀柄看向了对方:“如果我说不呢?”
“我就知道你不会同意,你这孩子从小就犟。决定的事情几头牛都拉不回来。”吴天命摇头道:“我答应了你爹,一定得把你弄走。所以,我只能所委屈你了。”
吴天命说话之间往我身上看了过来,狐妈的声音也在远处传来:“我儿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雪妖狐!”吴天命看向狐妈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来干什么?你过来不是特么的添乱么?”
狐妈冷声道:“你回去告诉王战那老犊子,自己的屁|股自己出来擦,别特么的扔下一句话就没影儿了。”
吴天命皱着眉头想了想道:“雪妖狐,你跟王战之间的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些。这事儿,只怕你得自己跟他说,不过,我既然答应了王战,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纳兰,你接下雪妖狐……”
吴天命话没说完忽然一皱眉头:“没想到秦红妆也来了。算了,这里的事情,我管不了了。咱们后会有期,不过,我也奉劝你们一句,有些恩怨还是别牵扯另一辈人,那是作孽。”
吴天命说话之间和纳兰同时抽身而退,狐妈也没去阻止,就那么看着他们两个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当中,我却回头向树林里看了过去,可我却怎么也找不到秦红妆的影子。
狐妈低声道:“别看了,秦红妆走了。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狐妈把我带进树林单独谈了好一会儿,她什么事情都没瞒着我,我听完之后脑袋却一直嗡嗡作响,狐妈给我的信息量太大,我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狐妈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还是先躲出去一段时间再说吧!给自己点时间,也给王战和秦红妆一点时间。我让叶寻,李小猫跟你一起走。叶寻,带他走。”
叶寻二话没说就把我给背了起来,这一次,我们仍旧是坐的偷渡船。狐妈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的去向。我也一直没跟她联系,直到我上船之后,我才对叶寻说道:“叶寻,我想给狐妈打个电话,问问她洞庭龙宫的事情怎么样了?”
“不行!”叶寻摇头道:“你现在不能跟任何人联系,也不能让任何人找到你。狐妈早就料到了你的心思,她让我告诉你,探神手一旦遇上打不开的禁区,就是把禁区入口重新封死,直到有了把握再去探查。”
漫威中的上古卷軸
“洞庭龙宫里藏着上古至宝山河社稷图,还有真龙把守。已经超出了天级禁区。就算五大宗门联手也未必能讨到什么便宜。况且,陈文发现的禁区就不会让别人随便染指,他肯定会派重兵把守。不让探神手越过雷池半步。你就放心好了。”
“风水秘术的秘密没解开啊!”我故意说道:“你看,风水秘术究竟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真龙和风水有没有联系,我们也没弄清;谁把真龙囚禁在洞庭湖里,咱们也没个准谱;这算是出任务么?”
叶寻再次摇头道:“探神手遇上这类情况多了去了,谁也没说,必须要得到个究竟,你就别操那个心了。你的心思,我明白。换了我也不会甘心就这么一走了之,但是,有一点你得想清楚。你现在回去能怎么样?你回去只能牵扯更多的恩怨,牵扯更多的人。”
“有人会拿你做文章打击秦红妆,也有人会把你当人质威胁王战。你的对手太强,而你又太弱。你有了危险,我们都不可能见死不救。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把研究所的人全都搭进去给你的冲动陪葬。听我的话,好好在海外休整一段时间。或者,等你能跟五绝比肩的时候再回来。”
叶寻声音一顿道:“这是狐妈的原话!”
狐妈的话虽然有些伤我的自尊,可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没错。我现在还没有资格参与探神手和试天卫的纷争,回去对谁都不利。
邪君寵上身:愛妃,別亂撩
喜耕肥田:二傻媳婦神秘漢 墨染天下
看来我真的要离开一段时间了,为了将来的还能回到江湖而离开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