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13x優秀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ptt-第639章 顏真卿與謝三郎不得不說的故事熱推-47n4s

Home / 歷史小說 / zx13x優秀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ptt-第639章 顏真卿與謝三郎不得不說的故事熱推-47n4s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颜真卿为啥会和谢三郎有交情?
这要是说起来,话就长了……
先说渊源。
因为一个人,孙逖。
武俠之鎮世神捕
孙逖原来是尚书省吏部司勋员外郎,在开元二十三年之前,也就是谢三郎敲响登闻鼓状告科举主考官之前,人家孙逖这个六品的员外郎,恰好管着科举一事。
开元二十二年,颜真卿进京赴考,被孙逖点中了进士,还要称呼人家孙逖为一声座师。
至于谢三郎,与孙逖之间的关系也不浅。
谢直的蒙师,时任汜水县尉的王昌龄,就是考中了开元二十二年的制科才得以选任汜水县尉的,虽然制科学子与司勋员外郎之间谈不到座师不座师的关系,但是王昌龄对孙逖也很尊重,在开元二十二年年底,谢直进京赶考的时候,还特意给了谢直一封信,让他带到洛阳交给孙逖,也算是他这个蒙师通过自己的人脉帮着谢三郎“行卷”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谢直就和孙逖认识了,而且孙逖对谢三郎的那一手瘦金体极为推崇,如果他继续做司勋员外郎的话,很大可能在科举考试中,直接点中谢直一个进士。
可惜,朝廷人事调整,孙逖被调往吏部,没有继续主持开元二十三年的那一场科举。
即便如此,谢直也一直以长辈视之。
孙逖好酒,也好饮宴,又一次在饮宴之上喝多了,说了句心里话,他说大唐立国百年,书法家辈出,但是纵观这百年书家,唯有颜真卿和谢三郎两人独创的书体可能流芳百世,他孙逖开元二十二年点中了颜真卿的进士,如果能够在开元二十三年再点中了谢三郎的进士,那才叫人生圆满ꓹ 日后必然是士林之中的一番佳话,可惜了……
也正是因为孙逖把颜真卿和谢三郎的名字连在了一起ꓹ 才让两人之间产生了某种交集……
可惜,颜真卿开元二十二年得中进士之后,就离开了长安回老家探亲去了ꓹ 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等他在老家探亲结束之后ꓹ 也没着急回长安,而是游学去了。
这才是进士及第之后的常态。
影帝之巔峰演技
按照大唐的规定ꓹ 考过了科举ꓹ 还不能马上当官,必须“守选”,进士、明法,守选四年,明经,守选六年,也就是说ꓹ 你考中了进士,不过是获得了一个当官的资格ꓹ 朝廷给你安排不安排官职、安排什么样的官职ꓹ 咱们等你守选结束之后再说……
你着急的当官ꓹ 好办ꓹ 去考天子的制科,或者去考吏部的吏部选ꓹ 无论哪一个ꓹ 考中了ꓹ 朝廷直接就给你安排官职。
而事实上,无论是天子制科还是吏部选ꓹ 那都是相当的难,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考中的……
所以,通过科举考试的学子,无论是进士还是明经,都不费那个劲儿了……
一般情况下,都回老家了。
可是守选的时间太长了点,好几年呢,就这么在家窝着,也难受啊,怎么办?
游学!
说白了,就是出门旅游,看看大好河山的同时,也会会朋友、搞搞文会之类的,不说能学多少东西吧,起码不必辜负那一段人生的时光……
这种“玩儿”,还有理论支持,儒家圣贤说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总之,颜真卿考中进士之后,回了趟老家,就游学去了……
谢三郎虽然跟人家颜真卿神交已久,却也无缘得见。
后来就是谢三郎的故事了,什么河南县尉任上扫黑除恶、以死开道,什么监察御史任上炮轰金銮殿、追杀安禄山,一顿瞎折腾之后,被踢出了大唐中枢——滚扬州改革盐法去吧!
前面不止一次提过,谢氏哪里那个刚到扬州的时候,局面很是艰难。
这种艰难,是多方面的。
其中,固然有大唐放任盐法百年,在民间早已形成了利益团体,暗中把持着大唐的盐务,现在谢三郎前来改革盐法,这算是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蛋糕,自然要应对各种明枪暗箭。
还有一方面,就是没人!
谢三郎初到扬州的时候,手下只有谢家部曲和牛佐牛佑兄弟两人,剩下的人,都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比如杜甫就要和谢正一同坐镇长安,李旭要盯着儒家连锁的发展,田大壮也要在洛阳城盯着大车帮的发展……
这么说吧,小义之所以能够成为淮南谍报司的首领,当然是他的忠心得到了谢直的认可,但是也从另外一方面说明了谢直身边没有可用之人的尴尬。
谢家部曲一个个的,倒是忠心耿耿,但是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跟着谢家老爷子上过战场的悍卒,投入盐铁使府的缉私营倒是没有问题,但是让他们干点别的,还真费劲……
最起码,天下盐铁使府的政务一项,谢家部曲都爱莫能助。
这怎么办?
招人!
怎么招?
谢三郎初到扬州,直接向全天下发出公告,招募天下节度使府的属官,从掌书记、推官、巡官……直到最基础的吏员,全员招募!
并且明确表示,使府属官,待遇丰厚,去留随意!谢三郎还承诺,如果在任期间表现好的话,可以向朝廷为之请封,最起码,也会有一封言辞公正的推荐信奉上!
此举一出,天下哗然!
大唐进士需要守选,卸任官吏,尤其是那种低品级的官吏,也是要守选的!
大唐立国百年,官职运行,自有章法。
简单说,一句话,享受待遇是终身制,当官不是终身制。
具体表现,两个字概括,守选。
尤其是中低级官员来说,守选这两个字,简直是要了亲命了。
当官,四年一任,到日子,卸任,交接,接受上级官吏考核,然后……想调任、升任?想啥美事儿呢!回家待着去吧……
根据你的出身,进士四年,明经六年,其他各种出身,守选时间不等……
到了日子,再去长安吏部选官。
运气好,选上一个不错的官职,高高兴兴上任去。
运气不好,三注三唱还没有选到合适的官职,等着,明年再来……
说白了,对于中低级官员来说,因为守选的存在,让仕途变得断断续续的,根本不连贯……
实际上,在大唐,有的是中低级的官员,从入仕那天开始算,一直到致仕,前前后后二三十年的时间里,干过两任三任低等官职的人,大有人在!
这多闹心!
为啥“八骏”在大唐官场之中那么受人追捧?
就是因为“八骏”之中的大部分官职,比如监察御史,比如中书舍人,比如六部员外郎,那都是天子制授的官职,等于直接进入了天子的视线,如果干得好,行嘞,这一任四年还没到时间呢,新的任命就到了,高高兴兴调任走人,根本不用去经历“守选”的痛苦……
八骏是行了,一路官路亨通,可那些需要守选的人,咋办?
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守选中的官吏,固然有不少人就是官迷,当了官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捞钱,让他们少当几年官,是大唐百姓的福音。
但是,更多数官员,还是心中有所抱负的。
證仙錄 九百米的黑
谁不想造福一方之后青史留名?
隱婚市長
结果,因为“守选”,这抱负就没法实现了,你在任上就算干得再好也一样,上级官员考核,即便给你个“上下”的评定,也只奖励“减选一年”,你还得回家“守选”去,最多就是以前得在家待四年,这回“减选”了一年,行了,到了三年头上,就可以去长安选官了……
这有屁用!
另外,说句不应该说的,当官这种事儿……
昨天,你是在职的官员,那是什么架势?前呼后拥、曲意逢迎……
今天,你卸任了,昨天晚上饮宴之上恨不得给你跪下那哥们,大马路上走个对面都懒得看你一眼……
明天,老子不受这气,回老家!回了老家你就是个乡绅而已,还因为官身要注意邻里和睦,你家院子一颗枣树长到邻居家了,邻居当天就敢把树枝砍下来扔你家门口去……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如果真不是内心世界强大到一定境界的人,真扛不住!
怎么办?
最直接的解决办法,继续当官!
还有,当官在任的时候,即便不用去考虑各种隐性收入,仅仅朝廷支付的正规收入,相比之下,非常丰厚,一旦离任,低品级的将仕郎之类的文散官,朝廷也不说不给你发工资,就是仅有基本工资而已,太少……
我的奇葩老媽
总之,守选,带给中低层官员的那种心酸,简直是一言难尽啊……
结果,现在,谢直公开招募属官,不啻于一颗巨雷,炸响在所有“守选”之人的心头。
待遇丰厚,啥意思?
除了朝廷给你发的基本工资,天下盐铁使府,再给你一份,数量好少不了……
網遊之盜行天下 神棍王上仙
去留随意,啥意思?
你在家守选呢,三年,现在没事,可以到盐铁使府去任职,到了三年头上,想去长安吏部守选,不会以“事情太多你走了没人干”之类的废话拦着不放人……
表现好,请封!
这个最吸引人!
如果真的如此的话,岂不是盐铁使府这边挣一份工作,朝廷那边也挣一份?
最关键的,如果谢三郎真的给请封了,自己没有到任,都身在淮南天下盐铁使府,岂不是还身在“守选期”之内,如果出了守选期,再到朝廷任官,岂不是就可以直接升任官职?
我的城主我的城
这不是坐地就升官吗!?
乾坤兩極 淩風笑
好事啊!
就算在天下盐铁使府的工作,没有达到谢三郎帮着请封的程度,在离职的时候,人家谢三郎给写一封像样的推荐信也是好的啊,可别忘了,当时孙逖还在吏部本司专管选官一事,人家师祖严挺之还是尚书右丞,整个派系的首脑还是大唐首相张九龄,如果真能拿到一份谢三郎满是溢美之词的推荐信,选官还是问题吗?
这么一算,到盐铁使府去给谢三郎当属官,不但能够增加收入,还有相当不错的前景……
为啥不干!?
事实上,自从谢直将招募的消息传递出去之后,江淮地区都轰动了,数不清的守选学子和赋闲在家的中低等官员,全部蜂拥而至。
其他地区的守选学子和赋闲在家的中低等官员,由于路途的原因,无不顿足捶胸,恨不得当天就能飞到扬州去参加选拔去。
放生 蔚空
王爺求別撩
当时选拔的盛况,甚至超过了朝廷举行科举的局面!
据老扬州人说,扬州城有年头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不过呢,局面虽好,效果却一般。
为啥?
一来,谢直这个举措,乃是临时起意,从发出消息到进行选拔,时间着实有限,那些远在大唐各个州县的守选学子和中低级官员,就算是想参与,时间也来不及。
这倒不是谢三郎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疏忽所致,而是……天下盐铁使那边着急啊,说句火上房了都不为过,哪里有充裕的时间留给参加选拔之人。
二来,这样的模式,毕竟是新兴的模式,真正有身份有能为的人,都会选择观望一番,反正你盐铁使府也是去留随意,肯定有不少守选之人到了日子就走,如果是真正对自己有信心之人,早去晚去,其实都一样。
三来,当时的谢三郎还不是如今的汜水侯,在大唐的号召力也有限,又是刚刚追杀安禄山之后被朝廷踢出了中枢,在他的手下听用,还真要考虑一下朝廷中枢那边的意见,别“前程远大”的便宜没占到,倒是让朝廷中枢给你记恨上……
四来,这些人的素质实在堪忧。
守选学子就不用多说了,他们也就是个“准官员”而已,还没有真正地踏入仕途,对官场上的好多事务还真了解不多。
那些守选的中低层官员吧,之所以沦落到“家里蹲”,除了大唐的“守选制度”,未尝也没有他们自身条件一般的原因——真有能耐,朝廷“八骏”才是正途,为啥不去?还是他们自身有或这或那的毛病……
所以,折腾到最后,谢三郎费劲心思在矬子里面拔将军,也仅仅选拔出来小猫两三只而已,水平还都不高,在盐铁使府之中当个推官倒是问题不大,连推官都勉强,更不用说要负责整个盐铁使府运转的掌书记了。
怎么办?
就在谢三郎一筹莫展的时候,颜真卿来了!
巧了。
颜真卿游学的地点,就在江淮。
其实,人家也听到了消息,根本没当回事,颜真卿也是那种特别自信的人,对谢三郎招募属官这件事足以淡然处之,先观望观望再说……如果真的好,过一段时间再去,明珠依旧不会投暗,要是不行,正好,省了一番奔波……
结果,颜真卿还想继续“旅游”呢,接到了一份信,孙逖派人送来的。
要说人家孙逖,那是相当够意思,在信里面直接说了,谢三郎招募属官呢,你颜真卿这份能耐,不去可惜了……谢三郎本来就是个做实事得人,你去,错不了!万一有个什么意外的话,他亏待了谁也不可能亏待了你,去吧,我做保!
孙逖乃是颜真卿正经的“座师”,他来信让去,颜真卿不去也不行啊,再说了,人家孙逖也没有奔着坑他,这属于“介绍工作”,还是“好工作”……
果然。
颜真卿到了扬州之后,谢三郎倒履相迎。
一番恳谈之后,直接任命颜真卿为天下盐铁使府的掌书记,负责盐铁使府的所有政务!
这才叫风云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