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cvw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步步爲途 txt-第91章 捱了一刀-2xg39

Home / 都市小說 / lbcvw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步步爲途 txt-第91章 捱了一刀-2xg39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
得理不让人!
何志远一脚踹中秃鹰后,上前一步,挥拳狠砸过去。
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何志远不给他留任何喘息之机,若是等他回过神来,那可就难办了。
重生還躺槍 王辰予弈
秃鹰没想到何志远如此狠毒,一脚踹中他后,连出两拳,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逐鹿仙途 不仁
慌乱之中,秃鹰连忙侧头躲闪,躲过第一拳后,但第二拳却怎么也躲不过去,硬生生挨了一下。
秃鹰不但实力强悍,抗击打能力也很强,脸颊挨了一拳,无动于衷。
“臭小子,老子弄死你!”
校花的絕品小神僧 胭脂熊
秃鹰顾不上腹部和脸颊的疼痛,挥拳砸向何志远。
帝女無傷 傑範兒
爆寵火妃:王妃又爬墻了
何志远嘴角露出几分不屑的笑意,左手格挡住秃鹰的拳头,右手挥拳向他的面门砸去。
秃鹰的处境虽很不利,但他并不想屈服,这才用进攻代替防守的。
只要何志远的注意力放在防守上,秃鹰的压力自然而然便解除了。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何志远在防守住秃鹰进攻的同时,继续挥拳狠砸,这让他猝不及防。
由于秃鹰的抗击打能力较强,何志远这一拳直奔秃鹰的口鼻处而去,势大力沉。
秃鹰以攻代守的想法落空,眼睁睁看着何志远的拳头越来越大,最终结结实实被砸在口鼻处。
後宮紅顏
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殷红的鼻血流出来,看上去惨不忍睹。
惨叫一声后,秃鹰双手紧捂住面门,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何志远毫不迟疑,拳脚并用,将秃鹰放倒在地。
以一敌三,大获全胜,由此可见,何志远战斗力的强悍。
就在何志远松口气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志远,小心后面,刀!”
由于情况紧急,吴緈瑜只能拣重要的信息招呼。
何志远听到喊声后,侧过头去,只见绿毛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向着他刺来。
在这之前,何志远并未见到绿毛手中有匕首,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心中不由得一阵慌乱。
绿毛被何志远收拾的不轻,满腔怒火,匕首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何志远不敢大意,在转身的同时,往一侧横移,同时,伸手格挡。
说时迟,那时快!
刺啦一声轻响,绿毛的匕首划在了何志远的左小臂上。
尽管有衣袖的遮挡,何志远依然中了刀,匕首上滴落下殷红的鲜血。
何志远顿觉左小臂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他顾不上查看伤势,狠出一脚,正中绿毛的胯部,将他踹的后退一步。
“斗鸡眼,这小子中刀了,快点过来,弄死他!”绿毛出声招呼。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响起,警车由远及近。
“真他妈倒霉,警察来了,跑!”
绿毛大喊一声,转身走人。
秃鹰和斗鸡眼顾不上伤势,撒脚丫子跑走了。
何志远双手紧捂住左小臂,鲜血染红了衣袖。
吴緈瑜见状,慌乱不已,急声问:“志远,你怎么样,我送……送你去医院!”
“没事,问题不大!”何志远一脸淡定的说。
亂世傾顏 紫軒一夢
警察过来后,见何志远受了伤,连忙让吴緈瑜送他去医院。
何志远的伤势看似严重,实则不过拉了一道口子,医生帮他缝了几针,打完破抗,就完事了。
“医生,要不要输液消炎?”吴緈瑜一脸关切的问。
“不用,注意点,不要沾水,便没事!”医生一脸笃定的说。
尽管医生说的很肯定,但吴緈瑜依然不放心,不停的问这问那。
“緈瑜,医生都说没事了,放心,我们走吧!”何志远出声道。
吴緈瑜见状,轻点一下头,扶着何志远出门而去。
“志远,你别回安河了,我再开一间房,明天如果伤口发炎的话,可及时就医。”吴緈瑜柔声道。
何志远本想说不用的,但看着吴緈瑜满脸关切之色,不忍拒绝,轻点一下头,答应下来。
当晚,吴緈瑜在何志远的房间里聊到很晚,在他一再催促下,才回自己房间休息。
何志远仰躺在床上,心中郁闷不已,他做梦也想不到给常务副县长的公子做伴郎,竟会挨一刀,这可真是始料未及。
“这是云都地盘,出了这样的事,乔正良作为公安局长,有推脱不了的责任。”何志远心中暗想道,“明天一早,我就去公安局找乔局长,请他给我一个交代。”
想到这儿,何志远的脸上露出几分兴奋之色,伸手在空中用力一挥。
“唉哟!”
何志远顿觉左臂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呼。
翌日!
吴緈瑜见何志远手臂的伤势并无异常,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何志远抬眼看向吴大美女,出声问:“緈瑜,你的记者证在身边吗?”
“在,怎么了?”
“你陪我去趟县公安局,可以吗?”何志远出声问。
“去县公安局干什么?”吴緈瑜一脸不解的问,“为了昨晚的事?”
昨晚这事归辖区派出所管,没必要去公安局。
何志远听到问话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言简意赅的说了出来。
“你想利用手臂上的伤,逼公安局长拿下你们乡的派出所长?”吴緈瑜低声询问。
完美戰神
“没错!”何志远一脸阴沉道,“安河乡的情况很复杂,要想开展工作,必须将他拿下。”
“行,没问题,我先打个电话,然后陪你过去的。”吴緈瑜柔声说。
何志远轻点一下头,答应下来。
吃完早饭后,吴緈瑜驾车载着何志远直奔云都县公安局而去。
乔正良见何志远过来后,虽有几分意外,但还是热情相迎。
得知与何志远通行的是省电视台的记者,乔正良心中很是没底,态度较之前更为热情。
“何乡长,你的手臂怎么了?”乔正良指着何志远包扎严实的左小臂,出声问。
“乔局长,云都县的治安实在太差了。”何志远煞有介事的说,“昨晚,我和緈瑜参加完王县长公子的婚宴后,在新世纪广场散步,突然有三个混子窜出来……”
何志远将昨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向乔正良做了转述。
乔正良听到这话后,郁闷不已,心中暗道:“怎么会出这样的事,真是活见鬼了!”
“何乡长,你的伤势没大碍吧?”乔正良一脸关切的问。
何志远听到问话后,一脸正色的说:“我的手只是小伤,但吴记者有问题!”
乔正良以为何志远说吴緈瑜受伤了,心中咯噔一下,省台的记者若是在云都受伤,他作为公安局长难辞其咎,极有可能因此招惹上麻烦。
记者号称无冕之王,乔正良最不愿与之打交道,生怕引火烧身。
“吴记者伤在哪儿,严不严重?”乔正良一脸慌乱的急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