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x62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 愛下-第六百零九章 好大一隻肥蟲相伴-u9v5i

Home / 玄幻小說 / 3wx62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 愛下-第六百零九章 好大一隻肥蟲相伴-u9v5i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
白熊不知道吃了啥,满嘴红。
大黑熊眼皮跳了跳,无论是白熊的话还是对白熊吃的东西都是惊讶的。
大唐制造 蘆葦飄香
“臭小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大黑熊大熊掌拍下,直接给白熊脑袋上打出了一个包。
我是船長 君不見
白熊吃痛,莫名其妙还有些气愤:“爹,你打我作甚?”
禍起人間
“打你怎么了?爹打孩子,天经地义!”
“冰魄佣兵团被灭了,你很开心啊?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黑熊佣兵团也已经被龙冰魄架到了火上烤,动辄我们佣兵团也会倾覆。到时候看你还笑得出来!”
大黑熊又怒气冲冲的在白熊头顶拍了两下,白熊光滑的毛发上又多了两个包。
白熊有脾气也没法出,整个熊都快气成球了。
大黑熊见白熊憋着一肚子的气,自己也是气的不行,他怒喝道:“你方才吃的是什么?”
这才是大黑熊打他的原因,嘴巴血色还没擦干净,这是给他这个当爹的熊看得!
“西瓜。”白熊与大黑熊对视,当仁不让,他又没做错什么,有何好怕的。
他又没吃人,他怕啥。
但是对视持续没有三分钟,白熊又心虚地低下了脑袋。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想着如果我今天装作没看到,明天你就去猎杀人族吃掉!”
见白熊不言语,大黑熊直接给了他一巴掌,直接把对方的脸给扇肿了。
“我们的祖训你忘记了?”
“不能吃人。”
復仇首席的小妻子 漠子涵
白熊捂着脸有些委屈,爹爹说的都对,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做梦都想吃人肉。
“爹爹,你吃过为何不让我们吃。”
大黑熊抬起手,但却没能落下。
他低不可闻道:“我不想看着你死啊。”
白熊还没反应过来,大黑熊便将他推了出去。
白熊倒飞的同时,看清楚了一切。
魔域在延展,时空在坍塌,任何吃过人族的黑熊都被黑暗吞噬,灰飞烟灭,成了黑暗的一一部分,而没有被吃的人则化作了魔灵。
“活下去。”大黑熊崩解,化作飞灰,在白熊眼前消散。
“爹!”白熊想要冲过去,但是大黑熊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将他退了出去,他又怎么挡得住。
屋内。
龙冰魄也已经化作了飞灰消散了。
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即便是源尘也只能守护住魔黎河一个人。
“为什么?”源尘看着画卷中的白衣少年,很是不解。
按理说有本体眼珠子的守护,他的记忆不可能被读取,那他的分析就不可能被发现才是,所以他为什么会突然控制自己的身体。
“我在除恶而已,你好像很不乐意?”画卷中的白衣少年依然如旧,但一把白色的折扇却遮住了他的半张脸。
“你觉得呢?”源尘很生气,身体都突然控制,他如何能乐意。
“我现在不想见你,出去吧源尘。”话音刚落,源尘便飞出了这里,回到自己的体内。
画卷中,折扇微微闭合,一张长满眼珠子的脖子和下脸露了出来。
一个个眼珠子还在乱转着,似乎想要撑破这张脸出来。
“时间不多了。”白衣少年取出一片花瓣,咬了咬牙,还是吞服了下去。
血红花瓣入口,所有怒瞪的眼珠子都不甘的闭上了。
“源尘,我为你争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能否找到所有遗蜕就看你自己了。”
白衣少年盘膝坐好,在他身后一颗血色泪水漂浮着。
所有人都在帮你,只希望你能坚持住。
源尘看到了这一切,顿时有些无言。
虽然他听不到对方说了什么,但是他却明白,自己可能想错了很多事情。
水流花可能比自己看的更多,但是受限于某种情况,她无法告知,只能通过离去为代价为源尘留下一片花瓣和血泪。
本体留下的眼珠子可能没有特别的用处,却能让他看透很多东西。
寻遗蜕,走自己的路。
古剑入手,源尘看了眼睡熟的魔黎河,他坐在地上便开始计算自己的收获。
在巨龙的肚子里,源尘曾经得到过一个令牌,这个是‘源’字令。
听画卷之灵说,这个可以得到某种本体身上的东西。
可能是有用的,也可能是无用的。
不过最可能得到的还是遗蜕。
不过,以源尘的运气……
令牌捏碎,一道白光闪过。
源尘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画卷中的白衣少年同样瞪大了眼睛,一脸惊骇。
即便是石剑都震颤了一下,仿佛其中有灵在震惊。
“这东西是本体的?”
源尘恨不能将眼前的东西给扔掉,这也太坑了吧,不是说我运气很好的吗?不是说最起码也能开出一块遗蜕的碎片的吗?
这袜子是什么鬼?
还是一个!?
源尘忍不住戳了戳眉心的眼珠子,他将袜子凑了过去,有些不甘心道:“这是你的?”
远在神话体系的源,忽然愣住了。
这不是当初扔了的破袜子吗?怎么被源尘开出来了?
这运气也是黑酋长级别的,没谁了。
“看来源你并不反感,既然如此,那便陪我去一趟吧,神话体系虽大,但却不似暗海体系那般冷漠,这里的人热情多了。有些道友我也介绍给你认识。”
源不说话,他是一块石头,一块木有感情的石头。
女娲也不挠,卷着源便朝着某处盛会而去。
源尘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排斥他,他的运气真的就这么差吗?
黑的发亮?
他不信,他怎么可能信。
气呼呼的源尘想要扔掉这袜子,但又舍不得,穿着吧。
“哥,真的是你。”
魔黎河看着少年穿上鞋转过身来,立刻激动起来。
他等了三年,终于等到了源尘。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小混沌呢?”源尘为了掩盖心中的尴尬,转移了话题。
魔黎河突然脸色大变道:“哥,快去救小混沌,他为了救我被龙岛深渊吞噬了,哥你有感觉吗?”
源尘摇头道:“本体离开了,我现在已经失去了很多能力,现在无法感应他的位置。”
但是遗蜕之灵的力量却能弥补本体的力量,我不说,看你会不会有异心。
“哥,不管你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弟弟。”
魔黎河根本不信,哥额头上那只眼珠子散发着浓郁的本体气息,他又不傻,甚至他已经对源尘的身份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如果猜测为真,那哥的身份可就不是一个分身那么简单了。
“我们现在能去救小混沌了吗?”小混沌对魔黎河那根本不用说,那是绝对的好。
当然,这一切魔黎河也看在眼里。
“好。”
源尘还从没见过魔黎河这么紧张过,他的智囊该不是废了吧。
“哥,龙岛深渊的出现似乎与某股力量的离去有关。本来我和小混沌在龙岛逃避着某只蠢龙的追击,后来那只蠢龙铩羽而归,我们还没放松几个时辰,突然一条深渊浮现,它就像是一个人的嘴,直接就要把我吃下去,若不是小混沌保护,我恐怕已经死了。”
魔黎河一边飞,依然握紧了拳头。
“对了,我遇上敖羽了,那虎王也应该到了,他人呢?”
源尘突然想到了虎王,莫不是虎王也被吃掉了?那可不行,那可是他的食物,谁敢跟他抢食物,简直就是找死。
想到这里,源尘脚踩奇异步伐,直接出现在了龙潭之上。
魔黎河嘴角抽动道:“哥,龙岛呢?”该不是被您老给毁了吧?
“龙岛沉了,但按照你所言,龙岛深渊并非在此空间,虽有入口可能并不会改变,你应该能找到。”
論當鋪小夥計的自我修養 茶湖
魔黎河点了点头道:“哥,我能找到,但你口中的虎王并没有被深渊吞噬,他只是在路上被虎族佣兵团劫走了。”
“嗯?”源尘微微松了口气,只要没被其他东西吃了就好。
魔黎河不敢怠慢,很是效率的找到了深渊入口。
他其实很怕源尘忽然说一句,既然虎王没事,那先找点东西吃吧,小混沌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源尘看了眼魔黎河,他在面对魔黎河的时候,总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
農門寵婿 王婆種瓜得豆
一拳轰出,源尘轰裂的空间,打开了一道通道。
漆黑如墨的云雾冲出,眯了源尘的眼。
突然一条红色的舌头伸出,直接把源尘给卷了进去。
魔黎河脸色大变,紧跟着冲了进去。
深渊入口被轰碎,再也闭不上了。
无穷无尽的黑色云雾涌出,朝着这方天地笼罩。
没了压制,深渊也变得嚣张了很多。
本体眼珠子眨了眨,为什么有种同步的感觉呢?
源尘感觉到了一些奇妙之感,他眼前场景变化,突然间他便觉得这舌头的主人美如画,像个仙女。
而远在其他体系的本体,则忽然觉得缠住自己的尾巴变得湿漉漉,像一个黏糊糊的舌头。
就连女娲本尊身上都有黑色云雾在弥漫。
“这是怎么回事?”
本体和源尘同时提出了疑问,怎么两人的联系忽然就这么深刻了?
难道两人正在靠近?
源尘双眼突然放光起来,莫非本体在深渊里?
这条通道很长很长,源尘被扯着前进了不知道多久,还没到尽头。
“不对,我的双眼被蒙蔽了,只能用本体的眼了。”
源尘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开始专用本体的竖瞳。
“周围的黑色云雾果然消散了,那不是魔黎河?他也进来了?”
源尘眼前,是一个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书房,此刻魔黎河正在疯狂翻阅书籍,明明周围到处是舌头和唾液,但魔黎河依然甘之如饴的埋头苦读。
“魔黎河!?”
魔黎河抬眼看来,顿时脸色大变,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偽惡魔的泡沫之戀 水憶晴夕
軍婚晚愛
其实魔黎河确实看到了可怕的东西。
好家伙,这么大的一只书虫,是来吃书吗?
“大肥虫!你莫要过来!?”